河北画院 (中国美术家网会员主页)
画院首页 | 画院概况 | 画院新闻 | 画院画家 | 机构领导 | 藏品展示 | 艺术研究 | 艺术展览 | 联系我们
  • 西双版纳少女
  • 大漠驼行图
  • 张立农《热爱冬天》
  • 1
  • 2
  • 3

        纵横五万里 ——谢欣山水画学术研讨会

          纵横五万里 ——谢欣山水画学术研讨会

          滕小松(学术主持人,中国艺术研究院愽士,师大美术学院副院长):

          刚才成功地举办了谢欣先生山水画展的开幕式,特别是今天的艺术展览那么的大气,那么地朝气蓬勃,真是难以言表。今天到会的朋友比较多,刚才文联的主席把祝贺的名单给我,我顿感谢老的影响力是这么的大。你看上海、北京、天津,他的学生发来的贺电这么多,又有这么多集团的书记、老总的,我就不念了。你看包括一些报社的总编,他们在百忙中发来贺电表示祝贺,另外我们美协的领导、艺术家发来的贺电,你看我们黄铁山教授他在外面出差没赶回来,陈白一老师还在医院打吊针,欧阳笃才老师也在医院里,他们都发来贺电,这无疑是我们这些老艺术家,他们对今天谢老画展的关注。现在我们学术研讨会开始,我们先还是请省美协主席朱院长讲话。

          朱训德(湖南省文联副主席,省美协主席,师大美术学院院长):

          今天这个展览我觉得非常有意义,请大家想一想,活到86岁是一个很高的年龄,我们能邀请86岁高龄的谢欣先生来我院举行学术展,这个展览的意义至关重大了。当然,作为谢老来讲,我希望谢老能活到150岁,活到200岁。

          从谢老这个展览来看,人生的意义、艺术的力量、生命的力量、时代的力量、社会的力量都在这里综合起来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在策划谢老这个展览过程里面,其实我就琢磨一些人生的事情。人啊,一旦他有一种理想和抱负后,他就总是不会改变,他就始终会朝着那个方向走下去。刚才滕小松教授念了《纵横五万里》中的那一段话,我就觉得很有意思。过去的事情象烟云一样过去了,未来总是充满着阳光,把握现在才是我们真正的需要。对于艺术家来讲,对于生命人生的创造来讲,年龄其实不是一个界限,明天的早晨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深深地记得,我在泉塘中学读初一时,刚好11岁多一点,正好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乱得很。当时校园里老师和同学就默默地传着一句话,说谢欣老师是教美术的,他的速写画得好。我那时11岁很童真,听说有这么好的老师,就和另一个爱好美术的同学去拜访谢老师。一进屋就看到那个悽惨的场面,心里顿时一震,谢老师被打得遍体鳞伤,一身的血。然而谢老师非常地安静,家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十分平静地给我们讲速写。这个速写要怎么画,要注意什么关系,注意它的比例,注意它的透视等。当时我们不敢问他,今天怎么受伤了?他也没跟我们提起他受伤的事情,始终在讲速写。讲完速写回去后,我才晓得谢欣是“大反革命,大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我现在回忆起来非常感动!如果谢老转过身再回忆那个情景就非常珍贵了。这就是人生的尊严,一方面受到那些不懂世事的小红卫兵殴打,一方面在那个时候保持一种尊严,平淡地对待眼前发生的事情,却非常平和地循循诱导给求学的学生讲文化传艺术。我觉得这就是谢老人生的力量、人格的力量、生命的力量。更确切的说这使我感到这就是我们五千年文明的力量。

          谢老师饱经磨难,他是有思想的,是有豪气的,是有一点清高的,有一点傲气的。解放战争时期,他为什么当中共游击队的宣传队长呢?他是有一点傲气的,肯定会和社会有磨擦,他要表达自己真心的话,要讲真话就一定有磨擦。所以这个磨难就接踵而至。谢老由于“胡凤反革命集团案”从长沙调湘乡了,这个过程就是磨难。记得在五十年代初谢老与张一尊、李昌鄂、邵一萍、黄肇昌这些老先生一同参加了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的筹建。后来我们学院筹建时,就提名请谢老与黄肇昌(第一任美术系主任)参加筹建。这些老先生、老革命都在追求要为社会做贡献,谢老一生就是千方百计为社会做贡献,为祖国做贡献,为这个五千年文明增加一点厚度。因此,对谢老而言,一切的磨难都化成过眼烟云,然后又朝着明天早晨的太阳去写生、去读书、去画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追求着。所以这就是生命的灿烂、文化的灿烂!对于磨难现在看来,一方面给我们这个时代带来了经验,以后不至再犯这种错误,使我们的文化更厚重更苍茫,一方面也磨难出我们的大艺术家,磨难出我们杰出的艺术创造,所以你们现在看谢老的作品,我就感到很新很年轻。

          今天评价谢老师的画,谢老师有一条就是做到“心中有丘壑”。他有一颗闲章叫“师法自然”,他是纵横五万里,拜访过许多文化界名人,结识了许多朋友。谢老始终遵循以自然为师、写生,到了八十多岁了还在外面写生。从他的画里题词可以看到画于何处,如画于黄山画于华山写等。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始终能够以自然为师,以自然为画的根本,所以他的品位就一定高。因此,谢老的画里面始终充满着一种自然的气息,纵横五万里是一种豪情壮志的,纵横五万里不是随便好讲的,你必须跋山涉水跑那些地方。所以谢老的山水画能够画得那么洒脱,具有一种大写意的风范和大气磅礴的味道,而且充满着年轻的新意和节奏。特别是那些线条的韵律感,这就是谢老艺术里很珍贵的特色。画有几个珍贵?一个是品质上的珍贵,那就是他自己心境和灵性的底线;第二个就是他笔墨上的珍贵,是传统在他身上产生的作用,然后他变成新的传统。所以我们去欣赏谢老师的作品,必须站在他们这一代特定的历史环境中,特定的时期里去思考谢老师的变法和追求。因而谢老师是伟大的,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他的山水画在湖南的山水画里有着特定的位置,非常豪迈,其构图很有讲究和变化。同时,他的书法艺术写很颇好,他的书法很有着他独特的东西,书法和他的线条是一致的,充满着韵律感。

          谢老师平时表面上很平和,很稳重,坐在那个地方不太言语,但实际上内心世界是很灿烂的,遇到什么事情很激动的,几十年磨砺以后使自己像一座佛。他在他的领域里,乃至艺术的国度里做了很伟大的事情。而且他那些做法,甚至一举一动,我就觉得很可贵,很可爱。特使我难忘的是,我11岁多去拜访谢老时,我现在回想当时是轰轰烈烈的武斗啊,他能够平平静静地给我讲速写,那是一种什么精神啊。在别人眼里他应该在心里叫骂啊,对社会不满啊,但是他没有,他家里始终很静很静,一直安安静静地给我讲速写,讲透视。当时,我感觉到是人格的伟大?还是艺术的伟大?才促使谢老这么平静,我觉得这两个伟大都存在。首先是他人格的伟大,他一生就这么干,就能这么坚持下去,不可回忆的。但这种回忆现在看来都是我们民族的内涵了。所以我刚才讲谢老要长寿,要在艺术上做出更大的贡献来。我对谢老达到这样的高度,是我们湖南人的骄傲,也是湖湘文化的骄傲。

          滕小松(师大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朱院长刚才用了一句非常有诗意的句子,叫“生命的灿烂,文化的灿烂”,这是无论我们看谢老这个人也好,还是他的作品也好,我们都看到了生命的灿烂,文化的灿烂,也看到了文化的尊严了。前几天,朱院长在走廊碰到我谈及到谢老师,包括我刚才听朱院长的讲话,他就是非常激动,是发自内心的激动,是十分难得的。因为谢老师的人生是灿烂的,他在1938年就参加了抗日宣传团的漫画工作,1944年在重庆举行了“流亡图”个人展览,你看1951年他已经是华中高等艺术师范学校的教务长兼美术科的主任了,且和徐悲鸿、张安治、高希舜这些大师有着亲密来往,包括到了八十年代还和廖静文等有经常的来往。解放后参与筹办了我们湖南省的美协,这么一个元老,这么一种生命的灿烂。我认为这次展览意义重大,也是我们学院一次高规格的展览。

          张国骥(湖南师大党委书记):

          谢老我是久闻其名,但作品我以前没有看过,因为谢老平时不作任何宣传。这次,谢老的画在师大展出,我们非常高兴,我刚才认真地看了,作为外行的我却十分喜欢。我是凭感觉看了觉得非常大气,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很大,给人的启发很大,很豪放,其风格独具一格。在展厅中,从朱院长写的前言中,能看出谢老人生的坎坷和丰富,壮丽多彩,给我们非常大的启发,使我很感动。我还听到许多同志讲谢老长期隐姓埋名,默默耕耘,淡泊名利,不愿作任何宣传。谢老这种宁静的心态和长期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献身艺术的高尚风格、骨气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你们看,谢老纵横五万里,沥血描绘祖国大好河山,其独特的风格凝在画里,给我们很大的冲击,使我们产生对大师的崇敬。谢谢谢老,祝您健康长寿!画风常青!

          赵叶惠(中共湘乡市委副书记):

          我每次看到谢老就让我想起曾国藩老先生的一幅对联“养活一团春意色,撑起两根穷骨头”。我觉得这幅对联是谢老先生晚年的一个写照,“春意色”是我们谢老先生磅礴、丰富的精神世界;“穷骨头”是谢老的骨气,人生的境界和人品。我每次看到谢老先生我就想起这幅对联,有很多感受。

          我当宣传部长时慕名去了谢老的家,他们却卧住在一个很老很小的四合院,可以说是平民窟。见了谢老后,他握我的手很有力,我感觉谢老很大气,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有一种脱尽凡尘神仙般的境界。我对画不懂,但是说实在的话,我看了谢老的作品,既感到大气磅礴,也感到心力脱俗,脱尽红尘,脱尽凡俗的感觉。当时,我有两个感受,第一个我想起一句话“大隐隐于市”;第二个是民族和爱。我立即问谢老:“这么好的作品,您以前宣传过吗?展出过吗?”他说:“我从不做这方面的宣传”。我当时的想法是,老艺术家这种崇高的精神境界,这种不追名逐利的情怀值得我们敬重。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我感到我们没有尽责。在湘乡文艺界的朋友对谢老非常推崇,但是一般老百姓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了解。最重要的原因是:谢老自己坎坷的人生,丰富的人生使老先生心中没有垮,而且归于平静,对名利看得很淡泊;另一方面来讲,社会对这批老艺术家关注不够;虽然,谢老的人品和情操值得敬重,但若没有适当地宣传,推介,就永远是民族文化传承的遗憾。

          2005年市委确定召开第一次文艺界代表的迎春座谈会,我在会上重点讲了一个观点,对文艺工作者,尤其是老艺术家,我们既要关心又要宣传、推介;尤其要把推介老艺术家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责任来对待。这些年我们文学艺术出现了繁荣发展的新景象。今后我们在这方面,要把像谢老这样的老艺术家作为我们最重要的财富来关心、爱护、宣传、推介,这是我们社会工作者最重要的责任。今天感谢省文联、省美协、湖南师大及美术学院给了我们这样好的机会,同时祝愿谢老师健康长寿!艺术之树常青!

          周宗岱(湖南著名美术评论家、书画家):

          看了谢老的作品,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他内在的生命力非常旺盛,比我们年轻得多的人更朝气奋发。我经常在朋友过来时问到谢老健不健康,情况怎么样?我记得80年代到90年代,谢老就讲身体不好,一直听着讲谢老身体不好,到现在来讲还叫身体不好,但是他的画是越来越好。我认为,实际上他老人家的支撑力不是外表象那些大力士肌肉块一样,谢老的生命力是内在的东西,是内涵的一种东西,什么力量使老人家能够在过去相当艰难的情况下支撑下来,无疑就是这种内力。刚才朱训德院长讲的这个细节确实太感人了,一身打得头破血流,这里痛那里痛,但一旦有学生来请教问道,谢老还照样传道授业,把那种批斗挨打当成一种过眼烟云。为什么能这样呢?当时谢老有个很清醒的认识:把传道授业,把文化艺术传下去那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对谢老作品的第二个感觉就是给人视觉冲击力很大。众所周知,传统的山水画历来崇尚水墨。我平时也喜爱画山水,多年来有想法,要把色彩大胆地用到传统的山水画中去,没想到谢老在山水画中大胆地使用色彩,将草绿、朱砂、甚至大红都用到山水画里面,他老人家把西方色彩工艺和中国传统笔墨工艺揉合起来,这样能够更加有助于抒发我们的感情。事实上色彩本身就是感染力、冲击力最强的东西,这好像在一片黑夜中如果一个穿红衣服的姑娘走过来,那你必定什么也不看,就专看那个红点子,它并不是线条而是那个色块,色块足以使人一下子兴奋起来,激动起来,所以色彩的冲击力它有时候比线条还强。前一段我的思想在画山水画时还是以水墨为主,再就是点一点花青、藤黄、赭石就完了,其它颜色就不太敢用。今天看了谢老的作品给我很大冲击,我一定要学习谢老的创造力,突破传统的一些技法,将色彩大胆地用到山水画里去。同时希望谢老健康长寿、精神奋发,为我们湖南人再画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实际上这也是我们国家一个文化珍品。

          我的第三个感受就是很多人讲的封闭。应该说谢老的艺术活动和他的生活相应地说来是比较封闭的,他不是一个广泛的艺术圈子里,这样有一个什么结果呢?我以为这样为谢老今天这样独特的探索和风格面貌造成了一个特定的环境。事实上,兴趣太多不一定是好事。北京有个美术老师跟我讲,他的学校就在美术馆边上,距离仅两百米。他说自己懒得去看甚至怕去看,一看就会撑起脑袋团团转,像一股激流一样,美术界的创造力是非常大的,撑到最后的结果就是不知道怎么画了。所以,我们常看到在交通发达的地方,在公园里往往不会有很大的树,真正的参天大树是在偏远的山冲,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在没有很多人去惊动他的地方。你们看这些年来,从全国来讲,黄秋园先生一直在江西,陈子庄在四川,在湖南来讲,王憨山在双峰那么一个小县城里,易图境就在怀化极偏远的城市里出来的,欧阳笃才先生也就是在宁乡县,实际上他们与美术界不太交流的圈子里搞自己的东西。正因为与外面交流不是太多,他们那个纯粹性倒是得以保护,其独特性倒是容易发挥,所以我觉得这也是谢欣先生能够成就的一个重要原因。希望谢老能更好地保持自己的艺术特色,走自己的路,画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出来。

          周功华(中央美院美学博士,湖南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助理):

          前天我看到了谢老的画册,今天在展厅看了作品以后,就觉得作品本身原作和画册属于截然不同的两种效果。我品尝了谢老的原作,顿时内心就感觉到有一个结论。我们原来谈到黄宾虹的时候给他学术上历史上的一个总结,用四个字“浑厚华滋”,这就给他一个很高的学术定位。那么,我们今天看了谢欣老先生的作品后,可以另外给四个字,其中仍然有“浑厚”这两个字,但是一种“苍润”,苍茫滋润,也就是“浑厚苍润”。这四个字又正好与谢欣先生的经历,意志的磨砺,性格和精神也是完全融合的。

          刚才,听了周宗岱老师对谢老作品的分析我是有同感的。不言而喻,对绘画本体的研究,对传统中国画本体的研究,从水墨到色彩的重视,以及能够达到艺术的感染力,表现的力度,我觉得谢欣先生在此下了很多的功夫。从谢老的画里面我想到了中国山水画怎样传承发展的根本问题,确确实实在今天多元化的状况下,我们已经丧失了对传统的领悟力或者对传统的升华力,而对新的艺术的样式我们又必然地表现出一种轻浮,或者说是一种简单,比较的随意。应该说多元化实际上缺乏一种根的生长点,包括联系我们学院的教学看,如果艺术没有根的话是不可能生发出新的生命力。因此,今天从谢欣先生的作品本身就可以看得到,不光是审美的最终的定位,也是一种所说的“浑厚苍润”,这个“浑厚苍润”里面大家都能感觉得到。然而,在具体语言上,谢老作品中依然有现代美术的创造观念,也好似中国传统美术的观念来自于生活。所以纵横五万里不仅是谢老作品本身的一种气象,而是作品本身来自作者的生命、历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谢老的五万里是来自于传统的一种精神。正如石涛讲的“搜尽奇峰打草稿”,唐代张璪说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都从谢老作品中再一次验证了中国传统美学的精髓,它仍然是我们创作的基本原则。我们艺术的新的形式、形态、气象恰恰仍然是生活的、现实的,你看不管是大江南北,还是长城内外,谢欣先生作品既有北方的气势、浩渺,能够代表中国真正的阳刚的传统,即我们在八十年代试图想恢复的汉唐雄风。看到谢老作品,使我不禁想起人民大会堂的“江山如此多娇”,这是谢老作品带给我们那样一种气息。同时,谢老作品还蕴含一种苍劲感,这种苍劲感也来自中国传统美学中对原始的返璞归真。所谓老辣的审美的一种意象,这无疑是中国文化成熟的审美体系,它喜欢老,但它里面有新,仍然释放出旺盛的生命力,也就是说是谢老作品反映出来的中国最根本的审美趋势。另外,谢老表现在江南一带的作品,是通过颜色通过烟雨蒙蒙的这种气象来突出江南的生气,而且在构图上采用取景的,小景的视角,虚与实合二为一,相互升华,不仅表达了这些还表达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包括对于北方的平原地形的那种表达,又吸收了现代透视的观点,而且转化为了中国纯粹笔墨化的语言。你看不到透视的语言,一看全部是笔墨色彩,但再仔细看是属于西方的透视。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谢欣先生作品的丰富性不仅是审美的而且是绘画造型原理的,具有东西方的可比较、可选择、可融合的这一部份。

          从谢老作品的气象里面,我觉得应当上升为另外一种概念,即具有真正湖湘文化精神。所以,湖湘文化到咱这一代,也就是说这里孕育一种文化的精神,它实际上是可以代表中国文化的精神。

          去年在广东美术三十年论坛期间,我提出这样一个概念,包括我们在谈油画的时候,就说湖湘文化敢为人先这一现象,我认为根本的任务还是综合创新,也可叫融合创新。从周敦颐到王船山这种在哲学上甚至其他方面都属于融合创新的,它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叫是心忧天下,这个囊括宇宙,然后在升华结合创新。今天在谢欣先生的作品中都能感觉到这些丰富的内涵,而这些丰富的内涵都是属于我们文化的根。由此,我们再谈到中国人对于当代绘画包括思考美术学院的问题,我想仍然是一个传承和创新的问题。在当今这个时代不仅要对中国传统文化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关键还在于体验、领会。而且还有一个是对西方文化的造型、观念的、精微的辨析理解,这是它的体系化、结构化、理性化。所以,谢欣老先生的作品在我们美术学院展览,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给我们中国美术也是一个很大的启示。因为谢老作品的出现,让我们感觉到突然有些不一样,作为思考中国美术也是一个启示,同时作为思考美术学院的发展我觉得也是一个启示,给中国美术教育也是很大的启示。说到底就是必须要有深厚的传统但也需要有一种博大的精神,更需要有一种创造的智慧,我觉得这个启示是最大的。这就是我观谢老作品后引发的许多思考,也是我被感动的原因。我们再一次感谢谢老能够来湖南师大举办展览,给我们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衷心祝愿谢欣先生健康长长寿,艺术之树常青!

          杨慕如(原中共湘潭市委副书记、作家):

          由于朱院长盛情邀请,赵书记的亲切关怀,文联何主席的积极策划与组织,让谢老师的作品登上了师大的艺术殿堂,我感到十分欣慰。1978年,我在湘乡市委党史办看到谢老师的一幅画,画的是南京雨花台的纪念碑,下面簇拥着青松,石梯上画有许多瞻仰的人。画面题的是“浩气长存”。当时看了谢老的画就使人好像到了雨花台,缅怀这些先烈。我伫立在画前足有十多分钟,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无疑是艺术的效果,艺术的作用。后来慢慢地与谢老师接触多了,对谢老有了深刻的了解。

          在我的印象中,第一个谢老师是矢志不渝的爱党爱国。无论是什么时候,哪怕是我们党处在无组织无纪律的时候,谢老都坚信党是伟大的光荣的,他对我们国家充满希望。就像朱院长所说的“文革”时期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仍平静地讲速写。这个内容是一个好的电影片的情节。平时与谢老的交谈中我就知道谢老很早参加了革命,是湘中一支五团宣传队长。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谢老是一位对党和国家十分赤诚的爱国者。第二,谢老师矢志不渝对艺术的追求。谢老自费全国旅游写生、画画、纵横五万里,其中各地的风情与画展他都去看,不断地吸收人家的精华,完善自己,使作品极具自己的个性。第三,矢志不渝地热爱生活,传承国画艺术。我非常赞同朱院长讲的,谢老夫妇不仅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而且他们和青年人广泛接触,学生桃李满天下。第四,谢老师矢志不渝的修身养性,这是现代人最难做到的。谢老是传统的中国文人风格,如朱院长所说的清高、傲骨、豪气都有,鲁迅也有嘛。对自己、对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事,谢老有他的做人的法则,保持自己的尊严,这是十分难得的,现在的社会太浮躁了,保持这种心态极不容易。我祝谢老师健康长寿,艺术长青。

          石建辉(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

          前几天北京画院的一位朋友与我联系,说自己的老师八十六岁了,一生从事绘画但从未举办过画展,这是唯一的一次,一定要邀请我来参加。于是,我欣然从命。对于美术我是门外汉,在谢老面前我连学生也称不上,然而我非常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人都有一种追求美的精神,从绘画作品的欣赏中可以得到美的享受,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我来之前,在展厅看了谢老的画,内心既感到一种心灵的震撼,又对自己心灵是一种熏陶。甚至产生一种想法,恨不得就要摆脱自己平常的工作和生活,有必要自己也要去投身这种艺术,去追求谢老的这种精神,达到人生这种高境界。话又说回来,我们要达到谢老这种高境界,终其一生也难达到,我们只有景仰。湖南有这样的画家是我们湖南的骄傲。祝愿湖南出更多谢老这样的画家,这样的人才!

          王志坚(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谢欣老先生是我们美术界最尊敬的老师,我父亲和谢老是世交。我父亲爱好诗词,他经常写些诗和谢老师一起切磋,所以我与谢老师也非常亲近,而且我也有机会多次到谢老的画室拜访。谢老一辈子默默耕耘,他实现了他跋山涉水纵横五万里的写生历程,然后在画室里默默耕耘创作,在美术界是一位非常少见非常有成就的画家。这是我的第一个感受。

          第二,谢老师的艺术平时确实很少面世,但是今天在师大美术学院的殿堂展出,师大美术学院许多教授被谢老师的作品震住了,我也被谢老师的近作震住了,谢老师的人格艺术魅力深深打动了我们。

          第三,谢老的精神不仅仅是在我们湘潭起着一种推动的作用,在湖南乃至全国都是一种推动后学者的巨大力量。你想包括谢老的学生有的在湖南在全国各地,他们也将谢老师的作品在外面交流的时候,只要拿出来给业内行内的艺术家展示就能震住他们,包括国家画院的、央美的一些老师。所以谢老师在我们湘潭确实起到了学术的领导作用。可以说,他就是一位导师,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而且教出了一大批卓有成效的艺术家,无论是山水画也好,还是各种画种,都是在谢欣老先生的学术影响下、精神感召下,卓见成效地成长起来。最后感谢谢老师对我们湘潭地区所作出的贡献,也感谢谢老对我的教诲!

          刘新华(湖南科技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谢欣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老师,曾经教过我的中学历史,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他讲课的时候从不带教材进教室,而讲课总是出口成章。他的历史地理知识非常丰富,无论讲到哪个朝代,对中国古代的版图记忆犹新,他不看书本,反手在黑板上就能将各个时期的地图画出来。作为一个艺术家,谢老师就具有如此雄厚、丰富、生动的画外功。谢老师上课既严肃又很风趣幽默,他一进教室就把我们给震住了,这是他人格的力量,逼着我们老老实实的听课,因为有像谢老师这样的老师对我们辛勤培养,使我们全班五十多个同学全考上了大学。

          谢老师在艺术上在我看来他就是一座高山,是一颗大树。谢老师平时总这么讲“我不是一个画家”。愈近晚年,他的这种表示越频繁,我认为这是谢老对自己的一种警示。谢老越是这么谦虚、客气,在我看来谢老越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艺术家。如今,我在大学也是教美术课,但我对谢老的山水画时常产生一种敬畏的感觉,他老人家的画虽说是从传统中走出来,但颇有自己很独特的东西,特别是谢老的精神给我们以感动,始终是我学习的楷模。衷心祝愿谢老师健康长寿。

          王和文(总经理):

          谢欣先生是我们东山学校的校友,我认识谢老三年多了,总的概括一下,我说我们东山学校出了一代伟人毛泽东、开国大将陈赓、国际诗人萧三,我们东山学校出了第四代伟人就是我们伟大的画家谢欣先生。

          我作为画廊和收藏界的人士,想谈一点自己看法。谢老能够用六十年一个甲子年默默耕耘,不求闻达,通过书画完满自身人格,真不容易。特别是在现在我国正处于改革开放这个浮躁的社会环境下就更不容易。我曾经在广东的一次美术理论学术会上谈了一下我们作为收藏界对艺术品收藏的标准:第一个标准,必须有才气;第二,艺术家必须懂得处理好人际关系;第三,要受批评家和策展人的推崇;第四,要懂得吸引媒体的关注;第五,经常参加有高水平的展览;第六,有美术馆、基金会、大收藏家的收藏记录;第七,要有好的拍卖记录;第八,要有上档次的画廊代理;第九要有创新精神和能力;第十,要具有民族性。对照这十条,我认为谢欣先生符合很多收藏界的标准。刚才市委赵叶惠书记也讲了,现在我觉得唯一的缺憾是我们广大的收藏家和媒体应该尽到自己的责任,因为谢老师的艺术造诣已经达到一个巅峰状态。所以,作为收藏界与媒体应当对谢老作品的收藏与宣传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而且是刻不容缓。今天,我们请来了高级策展人广州风彩艺术馆的菱子,就是要把谢老的艺术精品推出去,等这次师大美术学院的邀请展完毕后,我们将在东莞举办谢欣中国画巡回展,让谢老的艺术精品走出湖南,走向全国。最后祝谢老身体健康,再创艺术巅峰!

      More 画院新闻
      ·美术与设计学院举办2010级艺术硕士 “一种特质”主题作品展
      ·彼岸理想•卢禹舜作品展在河北举行
      ·艾文礼到河北画院调研
      ·河北省书画院院长书画联展在唐山举行
      ·国画家 全太安 师承传统 更师造化
      ·河北国画院等四专业画院与省会美术馆联盟成立(组图)
      ·纪念田辛甫先生诞辰100周年-田辛甫画展在河北美术馆开展
      ·田辛甫画展—纪念田辛甫先生诞辰100周年
      ·梦想童年—2011原动力画室师生作品展
      ·艺术•设计•生活”新锐艺术设计展
      More 画院画家
       
      魏奎仲
       
      慈旭
      魏奎仲 慈旭 董健生 韩羽
      黄耿辛 贾占峰 贾占峰 铁扬
      More 藏品展示
      寻梦
      工笔人物
      李彦鹏《日落而息》版画
      张国君《风动西坡》
        画院首页
        画院概况
        画院新闻
        画院画家
        机构领导
        藏品展示
        艺术研究
        艺术展览
        联系我们
      • 电话: 0311 — 5815125 5815123 5873947 (张国君) 5815122 (南恽笙) 邮箱: QQ :
      •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老军营小区太原画院
      Processed in 0.710(s)   37 queries
      update:
      memory 8.844(mb)